纳达尔:每次来法网都很特别希望还有好的表现

曲目:纳达尔:每次来法网都很特别希望还有好的表现
NJ:
时间:2020-10-17
发行:纳达尔


纳达尔官网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德约又开启了争冠模式,2018年温网前费纳德的大满贯冠军数量还是20、17和12,那个时候说德约追费德勒,真是可笑不自量,但一年的光景,德约正大踏步接近费纳,让费纳感受到威胁无处不在。要知道,三巨头虽然都是进入而立之年的老江湖,但费德勒即将年满38周岁,纳达尔33周岁,而德约是32周岁,与费德勒和纳达尔比,尤其与费德勒比,塞尔维亚天王可以自豪表示,年轻就是资本。好吧,男子网坛还是三巨头的天下,法网和温网这背靠背两座大满贯,三巨头都跻身四强,最终决战也是这些老家伙的游戏。不可否认,德约理论上也会有低潮,同样会出现低谷,所以说,大满贯冠军不是你想就能拿,费纳也不是你想追就能追。诚然,德约只比纳达尔小了一岁,似乎不存在年龄优势,但别忘了,纳达尔的法网统治力固然强悍,可遗憾的是,每个赛季只有一个红土大满贯,而在硬地和草地长袖善舞的德约,每个赛季有更多机会增添大满贯数量,提升自己在大满贯冠军榜单的位置。当90后都要进入而立之年时,还没有拿到大满贯男单冠军,而95后一批显得很是热闹,可至少现在仍是雷声大雨点小,争夺大满贯冠军还差火候,至于00后,目前还没看出谁能成为又一个贝克尔和张德培。(家珺)有球迷气不过,表示年轻时候的费德勒能吊打德约,问题是,现在的费德勒不年轻,而德约还处在当打之年。答案是未知的,不过从现实出发,德约确实占据一定主动权,最起码,在拿到今年温网冠军后他让追赶费纳,成为可以完成的任务。谁都无法做到未卜先知,三巨头最终在历史榜单占据怎样的位置,现在无法知晓,可从尊重事实的角度出发,德约是否有机会追赶费纳的命题,在德约拿到今年温网冠军后真不再是伪命题,至少从理论上,德约追赶费纳有希望。)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美网四强中只有纳达尔一位三巨头,这是第五次在大满贯出现这样的情况,前四次纳达尔都夺得了冠军(2010法网、2017法网、2017美网和2018法网),这一次杀入男单决赛的纳达尔能再接再厉吗。
组织者希望此举可以让减少人员流动,从而降低感染风险。
尽管现在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已经被取消了,但是人们仍然希望美国网球公开赛可以按期举行,而根据法网此前的官宣,他们将于9月20日-10月4日举行2020年法国网球公开赛。
我想当我觉得是结束的时候,我会接受它然后继续寻找生活的动力。
”“我想感谢所有的医生、护士以及卫生人员、警察部队、军队以及另外那些奋斗在一线的人们,是你们保护我们的安全。
”最后,纳达尔谈及了当时的一个困难,他说:“在我个人看来,唯一消极的事情就是我们刚刚才开始最后一场比赛,现在是凌晨1点1分,这给我们的球员、观众和体育场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其实新生代球员一直都在追随者纳达尔的脚步,无论是蒂姆、贝雷蒂尼这些身体条件就非常好的球员,亦或是像施瓦茨曼这样在技术上逐步改进的球员,他们也都给了纳达尔很大的压力,但大满贯除了技术上的考验,对于精神力的考验是同样的,这些球员中,蒂姆曾两次进入法网决赛,在美网初尝大满贯滋味,贝雷蒂尼与施瓦茨曼甚至还未打入过大满贯决赛,可以说,除了蒂姆之外,首先能多次在法网打入更深入的轮次,或许才能在法网面对纳达尔时有足够的勇气。
人们或许预测到了结局,但还是猜错了过程,一边倒的比赛简直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在现场法国观众的支持下,孟菲尔斯将纳达尔逼至决胜盘,西班牙人凭借更胜一筹的底线攻势笑到了最后,捧起个人第九座蒙特卡洛大师赛冠军。
纳达尔是接地气的存在,一如他的网球,很多努力,很多气力,很多专注。
整场比赛,兹维列夫没有送出一个破发点,拿下对纳达尔的首场胜利。
今天我觉得我又迈进一步,这场比赛也给了我信心,连续两场对阵强劲的对手。
德约科维奇认为,无论组织者采取何种预防措施,感染的风险依然存在。
在30岁过后,纳达尔已经七度打进大满贯男单决赛,仅次于费德勒和罗斯维尔的8次。
”得到纽约州政府同意后,美国网球协会随即在官网发表声明,“我们认识到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举行一届全球性体育赛事的巨大责任,我们将尽最大可能以最安全的方式举办,降低潜在的威胁。
”(全网球)近日,atp主席高登齐透露最近几周他已经和费德勒、纳达尔以及德约科维奇就一些问题商谈过。
近日,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西班牙球员对体育运动给予他的一切表示了感谢。
费德勒在决胜盘的完美表现也送给了纳达尔职业生涯第三次“吞蛋”,不过从那以后的13年至今,纳达尔再也没有让“吞蛋”局面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如果你在一场单打比赛中犯了错误,那么结果就是不可意料的。
二人的打法也是截然不同,索德林通过发球与暴力平击撕开了纳达尔的防线,而德约则是通过防守反击与节奏控制打垮纳达尔,通过这二人战胜纳达尔的比赛不难发现,想要在这里战胜纳达尔,不然就用暴力击球撕开纳达尔的防线,亦或是将节奏把握在自己手里,但能做到这两点中其一的球员,都寥寥无几。
纳达尔当然是绝对的热门,即便西班牙人在反季节的法网中多了阻滞。
2012 年:纪录的终止接连直落两盘击败瓦林卡和西蒙后,重返决赛的纳达尔再次与时任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相遇,而这次,纳达尔志在终结此前对塞尔维亚人的七连败。
是的,他们还在,与我们同在,致终将逝去的青春,致难以褪色的华彩。
不过西班牙人最终仍如期抵达伦敦,他将在总决赛与德约科维奇争夺年终第一。
大满贯半决赛的对手不可能弱,比赛肯定不轻松。
辛辛那提大师赛的男、女单打正赛人数由此前的64人改为56人。
此役过后,纳达尔追平了费德勒两项纪录,之前能在四个大满贯都至少进过五次决赛的壮举只有费德勒做到过,之前能在两种场地都至少进过10次大满贯决赛的成就也只有费德勒达成过。
(全网球)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及美国网球协会6月16日确认,原计划于8月31日至9月13日举行的美网将如期在纽约开打。
“我跟他打的过去这四场比赛其实挺接近的,比赛水平也都很高,我记得有一次我距离胜利只有几分之遥。
这位前世界第一在几周前选择退出美网,并将他的精力都集中在9月下旬进行的罗兰·加洛斯上。
在第一盘占据上风的纳达尔以6-2先下一盘,不过费德勒在接下来两盘的比赛中奉献了完美的表现,在纳达尔的狂轰乱炸面前给出了绝佳的回应。
老实说今天我很难回答,让我等到比赛结束之后再发表一个比今天更清晰、更好的意见吧。
纳达尔的技术特点就注定了他属于红土,首先纳达尔的左手持拍就有着先天的优势,再加上他的超级上旋球,据数据分析,纳达尔的正拍上旋球平均每分钟能超过3000转,最高甚至打出过5500转,如此强力的旋转,其后劲经常让对手“吃不消”,再加上土场的特性,这通常让纳达尔能够轻松的压制对手。
10月,巴黎已冷得不像话。
在夺得2009年罗马大师赛冠军后,纳达尔有整整11个月的时间没有冠军入账。
”划重点的时间到了——20,我们,继续。
新京报讯(记者孙海光)对兹维列夫和西西帕斯来说,今晨刚刚结束的atp年终总决赛小组赛第一轮是值得纪念的。
不过我的身体感觉很好,不是什么大问题。
按照美国网球协会的规定,球员入境美国前需提交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如果我的好状态能持续到赛季末,我有机会,那很棒。
这是21年来第一次,大满贯赛事首次没有费德勒和纳达尔的身影。
”卡恰诺夫说道,“有些时候在一些比赛中,事情发生得很快,在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输掉比赛了。
这场比赛也开启了两人历史交战的新篇章,自此之后,两人在蒙特卡洛还上演过三次交手。
”费德勒在赛后说道,“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再次在这里夺冠,我已经爱上这项赛事了。
不过我非常享受这场比赛,这里的氛围非常好。
”如果蒂姆能够在今年法网夺冠,他将超越纳达尔来到世界第二的位置。
男人之间的较量,毫不含蓄,不讲迂回。
两人在决赛中前两盘战至1-1平,纳达尔在决胜盘中提升状态,连续第五年夺得蒙特卡洛大师赛冠军。
费德勒第一时间送上长长的祝贺,诚意满满。
所以,即便德约科维奇心比天高,也确实拥有过不少赶超的机会,但现在却不得不说,他想要在大满贯数量上成为历史第一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了。
”今天比赛中,纳达尔的手臂似乎出现了问题,引人关注。
”美国网球协会还表示,今年美网如期举行对纽约市和整个网球界都有着积极影响,“同时我们也可以向世界展示,网球是一项可以保持社交距离的理想运动。
以我现在的年纪,我不能为了当世界第一而消耗精力或时间,我需要从不同的角度看待我的职业生涯。
这样一来,纳达尔不会损失卫冕冠军积分,随着网球巡回赛的重新积分规则,19届大满贯冠军将保留他在纽约的全部2000个积分。
我走下球场之后心里想着,我完全不知道这场比赛发生了什么。
德约科维奇在比赛伊始便展现出了极强的攻势,率先在首盘取得 3-1 的领先优势,纳达尔后来居上连下五局,进而以 6-3 先下一盘。
费德勒寻找到了自己在红土场上的巅峰状态,以2-6, 6-2, 6-0逆转纳达尔取胜,也捧起了个人第四座汉堡大师赛冠军。
在马德里进行的小组赛中,西班牙以2:1逆转战胜俄罗斯收获小组赛首胜。
过去他12次夺冠,真的令人难以置信。
疫情下的法网,冷冷清清,然轰轰烈烈。

点击查看原文:纳达尔:每次来法网都很特别希望还有好的表现


nadaer